中文
> 新闻中心

公司动态·行业动态


非瘟防控丨饲料中有关ASFV和CSFV的常见问题


怎样才能够合理完善的控制病毒传播,一直以来都在困扰着我们。尽管饲料和原料不是病毒来源和传播的源头,但是他们可能是病毒传播的载体。所以,饲料和饲料生产生物安全问题是养殖生物安全的前提,也是至关重要的。下面就目前主要的严峻问题ASFV和CSFV在饲料中的一般情况进行阐述:

饲料中何种原料成分最容易携带并传播ASFV和CSFV?

如果某种饲料组分能够传播ASFV或CSFV,那前提是此成分已经感染病毒,并且此种病毒能够以具有传染性的形式在运输中存活下来。在现有数据中,猪日粮中常用的对猪流行性腹泻病毒(PEDV)和外来动物疾病等病毒存活具有亲和力的成分包括:豆粕、干玉米酒糟、基于猪的蛋白质、维生素预混料、氯化胆碱、L-Lys和DL-Met。

检测类似的饲料成分中ASFV和牛病毒性腹泻病毒(与CSFV同种属,CSFV的替代物)的存活情况,结果显示大多是可携带ASFV的成分(如豆粕、胆碱、狗和猫的食物),而没有一种成分能保留牛病毒性腹泻病毒。但是,ASFV或CSFV在许多常见的猪料成分中在越境运输中的存活能力仍然未知(包括玉米、小麦中胚层、鱼粉、猪肉材料成分、乳清、微量矿物质预混料或合成氨基酸等)。

为了便于在选择饲料或原料成分时判断其携带传播病毒的可能性,以下指标可以作为病毒容易存活的考虑因素:蛋白质含量高(尤其是天然蛋白质)、猪肉类产品、表面积相对较大的和带有载体的微量成分。值得注意的是,并不是所有这些都具有相同的污染风险。例如,ASFV不可能在合成氨基酸的发酵过程中存活下来,如果用包装袋包装在密闭系统中,其风险很小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。但是,如果在ASFV或CSFV呈阳性的运输过程中,散装运输则就不那么安全,很可能会成为传播媒介,而且暴露于受感染农场或源自受感染农场的可能性也更高。下图中考虑因素作为参考:



饲料/原料成分中ASFV和CSFV接触频率和传染给动物的剂量水平?

在传染病流行病学中,动物接触病毒频率被假设为独立因素,多次接触会增加被感染的风险;比如,猪只单次接触病毒被感染的几率为0.20,而接触同剂量的相同病毒3次其被感染的概率则增加到0.49。但是,猪只通过饲料感染ASFV和CSFV的风险肯定比通过实验数据预测的概率要高,因为饲料接触不可能是单一接触,猪只每天都会多次接触采食饲料。

研究表明,ASFV是一种非常顽强的病毒,其存活条件(温度和pH值)很广泛;不同分离株中ASFV的最小或中等感染剂量为102~105,具体的传染量还要取决于毒力、接触频率和传播方式等。不过,目前在我国传播的ASFV Georgia分离株在饲料里的研究尚未见报道,其感染量尚不可知;但其广泛的传染性和稳定性使ASFV特别容易受到基于饲料的传播。

针对ASFV和CSFV,能够抑制或破坏其在饲料中传播的产品

目前暂时没有针对ASFV和CSFV传播的具体有效的产品或措施,但是根据其结构特性,利用甲醛基和中链脂肪酸产品做出两个假设:

1) 甲醛基产品:根据国际兽疫局(OIE)方法,福尔马林(3/1000,30min)是一种有效的ASFV消毒剂,这表明甲醛基产品可能作为饲料中的ASFV消毒剂。可能的作用方式,是通过不可逆的蛋白质交联,也可能影响ASFV和CSFV中的蛋白质,具体的防控ASFV的实例尚未证明。

2)中链脂肪酸产品:其提出的作用方式,是中链脂肪酸可以在PEDV膜上形成小孔,导致其病毒不稳定;由于ASFV、CSFV和PEDV都是包膜病毒,所以在ASFV和CSFV中中链脂肪酸可能有着类似的功效。

面对饲料/原料中未知的ASFV和CSFV传播情况,饲料或养殖人员能够采取哪些措施来降低ASFV和CSFV传播风险和其所带来的损失?

饲料/原料采购:选择采购使用的饲料/原料时,首先要了解其完整的供应链详情;购买原料的厂家、所在地址和运输方式(是否存在交叉感染)?售卖的厂家进货源头和渠道?这些地方的生物安全政策是什么?是单一成分原料?已和其他成分配合?加工生产过程中采取减灭ASFV和CSFV措施?成品进行质量检测分析?成品包装规格形式?为了正确评估可能携带动物疾病的原料风险,了解清楚这些问题非常重要。

加工生产车间或养殖场所:严格管控饲料生物安全。饲喂完毕或者无需求时尽量将饲料封闭存放,尽可能的减少/控制灰尘、害虫及其他可能传播有害病菌的物质接触饲料。

人员和管理:确保场内工作人员有序合理流动,为了确保生物安全的最大化,也应考虑实施环境和管理监控 ,做好每个流程和环节的消毒管理措施。

沪ICP备13039048号 2013-2015 上海优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| 网站地图 |合作网站: 宁夏电视新闻网